不劳你操心
 

看上去不是很熟的样子。

(dbq其实是好兄dei)

全文链接
 

【置顶】

一个搞拉郎的脂粉
71洁癖,fw/dw/wf都别关注我
lof不能移除,那就只能黑名单见
九个都是我的崽,谁黑谁孽力回馈

全文链接
 

我觉得没人理我欸,那就让我尴尬一下就好了

全文链接
 

耗尽电力的王哥,趴在床上不想动,任凭小蔡怎么逗都只闷闷地应一声,甚至连点点头都不附赠。小蔡自讨没趣,气呼呼地摔上浴室门,“砰”的一响吓得门外路过的小孩喝水呛到。哥不说话,闷在被子里没应,直到小蔡洗完了一个钟头的澡,裹着个浴巾爬到床上缩进被子里,哥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,转身搂住了试图作妖的小朋友,用脚背蹭他的脚心,在他肩窝里叹他不穿拖鞋脚太冷了,单人床也放不下两个人。小蔡无辜地眨眨眼睛,你抱我嘛,你抱我我就不冷了。

全文链接
 

我又放出来了,锁什么锁

全文链接
 

全锁了,还在,以后再说

全文链接
 

承认我圈有错,不甩锅,自个儿扛着。
台上台下的关系,谁都不能说自己完全懂他,如果说他亲自下场拆cp,请解释他们为何被私生跟了一路还有空开小号刷微博?
在人命和黑词条之间,你觉得他更关心什么?
(ss跟车发生车祸的行为不可原谅

全文链接
 

扩❗❗❗请首页的太太们关注12月1日起的全网扫h打f 新闻 ​​​❗❗❗

全文链接
 

皮肤饥渴症

我这十年来不记得什么,好像眨眨眼什么都稍纵易逝。前些天他把我叫出来了,我知道我们很久没见面,但他烫的一个栗色卷发让我很容易忽略这长久以来不见的日子,好像只是过了吃完一个糕点的时间。他把我叫到房间里,自己坐在雪白的床上晃晃脚踢掉了鞋子,指引我靠近。我一直都很听从他,即使是过了这么多年,但肌肉的记忆不会忘记。他让我站在他面前俯视着他,然后勾勾手指,一把把他黑白相间的外衣扯掉了一边,露出莹白的右肩。我愣住了,他虚虚抓住我的左手腕,把我的掌心贴在他的胸口上,然后他裸露着右臂的手心也覆了上来。掌心的触感无法忽视,我红了眼,飞速地扫他一眼,他冷着脸盯着我,像覆了层冰。我甩开了他,好像用力太大把他甩跌在床,也许没有,我没注意,我以前从来舍不得对他使力。我落荒而逃了,连门都忘了带上。掌心的灼热感烧至头颅,我靠在墙上,眼神失焦地看着手心,那里一片模糊。

全文链接
 

我咋觉得我好像天天在画兔😑
(滤镜真好看)

全文链接
© 一个冰桶|Powered by LOFTER